在一段关系中如何平衡付出与索取?

作者:admin

2018-07-28 10:34

  编者按:有些时候,我们很容易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到别人身上。有些时候,我们又很容易被他人的情绪影响到。在一段关系当中,我们应该付出多少,又该索取多少,这其中所涉及的就是情绪界限的问题。健康的情绪界限能够让对自己的行为和情绪负责,而同时又明确自己不必对他人的行为或情绪负责。本文作者 Kris Gage 探讨了自己对于情绪界限问题的理解和思考,她认为我们应该更好的了解我们自己的感受、想法和内心真正的欲望并对此负责,同时期待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其他人也这样做。

  2014 年,在同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分手之后,我所思考的问题围绕着“个人能动性”与“真正的爱情”展开。具体来说,我所思考的问题是如果他们所看到的我们(更片面、更肤浅)与我们眼中看到的自己不同,那他们是否算真正的爱我们;如果现实分不清谁对谁错,那哪个版本的“我们”才是真实的?对于我们究竟是谁以及我们希望别人如何看待(去爱)我们这一问题我们自己是否有最终的发言权?(注:3年后,在读过数不清的书之后,我在 Emma Lindsay 的《Fish Love》一文中找到了最好的答案。)

  去年,我的这一思考开始围绕“情感虐待”这一主题展开。今年,我的思考主题又变成了“情绪界限”。

  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这一观点,那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你还没意识到你在这方面所经历的挣扎。那些拥有健康情绪界限的人都是自己认真并且刻意投入情绪工作(emotional work)才得以建立起来的人。

  在这方面,我们不会通过家人这一途径来学习。(事实上,如果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那往往也是相反的东西,其中大部分都呈现出太过的侵入性与过多的依赖性。)我们无法通过媒体渠道来学习,因为其中到处都是糟糕的关系和爱情模式,充其量只能算作是反讽。并且,我们也无法从他人身上学习到这一点,因为每个人几乎都有这个问题,有些人甚至将“界限”看作是“封闭”。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还有很多的情绪工作要做,他们应该去读一些关于互相依赖症话题的书。这样一来,似乎只剩互联网和书籍渠道了,但其中能给出的建议也同样糟糕。

  在很多探讨关系的书中,根本就没有涉及到情绪界限(情绪健康)这一概念,或者更糟糕的是,它们都在积极鼓励人们培养不健康的关系,这也使得我们每个人因此而痛苦不堪。即便是有探讨关于情绪界限问题的书,往往也是顾左右而言他,都在论证“他们有多重要”或者是“怎样勇敢表达自己”并“说不”。但这些其实并不是我们所面临的真正的问题所在,事实证明,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天平的两端来回摇摆,试图找到平衡。我们先是发现感觉不断升温,然后却又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以此来寻求平衡感。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相关文章和讨论都未能解决情绪界限中所出现的真正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如果你决定不吃饼干那是什么样的流程。(你会说,“谢谢,我不要”,你不会拿起这块饼干,也不会去咬一口。就这样。)这并没有什么难度。难的地方在于辨别出我们是否真的想吃饼干。

  如果我们不吃饼干,我们是出于一种平和的心境、自我惩罚或者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才不去吃吗?如果我们吃了一口饼干,那是由于愉悦的心境还是由于不够自爱呢?我们真的想吃吗?吃了之后我们明天会后悔吗?我们想吃饼干是因为我们感到无聊,或者是因为我们面前有啤酒?也或者因为是刚度过了压力满满的一天?抑或是由于主人拿着饼干招待我们,并笑意盈盈的央求我们,“吃一点吧,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烤出来呢。”这些都是真正的欲望吗?其中任何一种又是否该被看作是真正的欲望呢?那饼干是否是满足这些欲望的一个合适的载体呢?或者只是抱着“嗨,管它呢”的心态吃下饼干,而不去理会我们真实的潜在需求是什么,这样的做法是否合适呢?

  这就是关于界限问题困难的地方所在—透过表面去了解我们真正想要什么以及什么才是健康的。如果你认为对于饼干的问题,我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那我想提醒你:我在这里说饼干只是运用一种隐喻手法。对于情绪界限问题,没有小题大做,我们与此相关的所思所想还远远不够。

  什么是情绪界限:自我和他人的区别,以及我们接受他人与保护我们自己的界限。

  情绪界限包括在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例如我们的工作和婚姻状况等)之外来定义自我,使我们能够将自己的感受与他人的感受分离开来进行定义。

  健康界限是:对自己的行为和情绪负责,而不是对他人的行为或情绪负责。我们不需要为其他人的想法或感受负责,这其中也包括不必为他们认为我们应该怎样想或者作何感受而负责。

  情绪健康(以及自尊和自爱)是一段关系中最重要的元素,这三者紧密相连、缺一不可。

  情绪界限与身体层面界限同样重要。正如我们没有“义务”与任何人发生性关系,包括我们的伴侣在内一样,我们也没有“义务”与任何人分享我们的想法或感受。

  情绪界限能够保护我们免受恐吓、操纵、羞辱和情感虐待(这些都是不健康的情绪界限的特征)。

  情绪界限需要你付出情绪工作,这与情绪劳动(emotional labor)不同。(顺便提一下:情绪劳动所带来的挫败感是昭示糟糕的情绪界限的一个危险信号。)

  在有人挑毛病之前,我先做一下解释说明:你有权感受你的感受。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的感受都是合理的,你的感受也不应该成为其他任何人的问题。没有付出情绪工作,他们无法定义情绪界限。

  有关情绪界限方面的文章通常都只是建议读者“了解什么会让我们感到不安、感到受伤害或者是被冒犯”。有一篇文章曾经这样说道:“当你感到愤怒或怨恨或发现自己总是自怨自艾时,你可能需要建立起界限。聆听自己的声音,确定你需要做什么或者说什么,然后果断的去沟通。”

  真是糟糕的建议。我是说,也许有些时候这些建议是有效的。但也许(大多数时候),在你将情绪施加给他人之前你需要先处理好自己的情绪。也许你之所以感到愤怒或怨恨或嫉妒或不安,原因都在你自己身上。

  如果每个人都接受如上所说的那种糟糕的建议,那我们每个人都得为孩童般的情绪处理而焦头烂额,那样我们会认为我们所接受到的每一种情绪都必须得到尊重。不,朋友们,其实并不是这样。作为一名成年人(要想培养情绪界限),就要求你辨别出哪些情绪是自己就能处理的,而不是全部投射到别人身上。

  有时候人们很难去勇敢表露自己的情绪,有的时候人们似乎又不明白,周围的这个世界并不负责抚慰他们的所有情绪。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能在两种状态之间来回摇摆,让他们倍感挣扎的是如何辨别这其中的差异。

  因此:这里的问题要求你付出情绪工作。如何管理我们自己的情绪,从而能够恰当地辨别出哪些是需要我们自己解决的情绪(提示:其中大部分情绪),哪些是可以有效投射给别人的情绪。

  通常这些文章都会非常给出一些敷衍的建议:“了解你的界限在哪里,然后说不。”对于这种建议,我只能说见鬼去吧。

  因为这里的问题在于在了解界限方面我们都很糟糕,所以我们还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么由谁来决定?或者,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说不?如果我们根本就不在乎会怎么样?我们应该在乎吗?

  为了适合社交生活,我们潜意识中都要求自己对他人的感受表现出同理心,但后来又有人告诉我们不要对他人的感受负责。他们告诉我们要“勇敢表达自己”,但也要“为爱投降”。他们告诉我们要学会“说不”,但绝不能将他人拒之千里之外。

  在同他人交谈之后,我们要注意不要让自己陷入“身心疲惫”的状态,但同时也要注意在交谈过程中不要让自己“有所保留”或者是“将他人隔离在外”。我们被告知“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或许是‘恐惧’?)”,这也就意味着爱是关怀,但如果太过了呢?我们不应该为了一段关系牺牲我们的个人梦想,但大多数梦想都只是幻想。

  在关于别人的情绪这一问题上,我们应该对他人的情绪保持开放的态度,但不要把他们的情绪当作是自己的情绪来负责。那对于我们自己的情绪、想法和喜好呢?怎样将这两者结合到一起呢?我们该如何辨别,又该做出怎样的妥协呢?

  比如:每当有人试图去改变他们同伴的行为时,结果似乎总是很糟糕。严谨一点,也有例外:如果他们有一些客观看来就不好的习惯,比如吸烟。但如果是从主观角度来看是不好的或者不太好的习惯呢?这种情况下由谁来决定?他们会相互妥协吗?如果这一习惯只对他自己一个人有影响,那两人是否都应做出 50% 的让步呢?我们对他人能发挥多大的能动性?他们的能动性又是如何影响我们自己的呢?

  说到底,我们应该更好的了解我们自己的感受、想法和内心真正的欲望并对此负责,同时期待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其他人也这样做。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北京pk10图怎么看_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