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龙羊峡虹鳟养殖争议:入侵土著鱼类年投饲料或达上万吨

作者:admin

2018-07-18 21:38

  原标题:青海龙羊峡虹鳟养殖争议:入侵土著鱼类,年投饲料或达上万吨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市场上1/3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虹鳟被引进位于黄河上游的龙羊峡。龙羊峡适宜的温度和优良的水质,使虹鳟鱼养殖规模不断扩大,如今已成龙羊峡镇新兴产业之一。2017年,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下称“民泽公司”)的在龙羊峡水库的200个网箱出产了9000吨虹鳟。

  养殖三十多年,尚未有文献专门研究养殖在虹鳟鱼会对黄河中上游生态环境造成何种影响。随着虹鳟鱼养殖规模在不断扩大,虹鳟作为肉食性外来物种,是否会对青海当地的土著鱼类造成威胁,已是亟需研究的课题。另外,龙羊峡水库地处黄河上游,生态相对脆弱,鱼饲料以及鱼类粪便等对水库的影响,是否会影响黄河下游取水的安全等,也值得进一步论证。

  中科院相关专家对澎湃新闻表示,“那么大规模去养殖,它(虹鳟)会不小心会逃逸,捕捞的时候也会逃出来,都有可能”,“有影响肯定有影响,只是多大的程度,那看该从哪个角度去考证了”。

  而青海省环保厅的工程师称,就目前来讲,“虹鳟是可以在这河道中形成繁殖的,但是没有形成那种灾难性的、破坏性的那种大规模的那种群体。”

  为加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力度,2010年农业部发布第四批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黄河贵德段特有鱼类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在列。

  该保护区位于青海省东部的海南藏族自治州东南部,地处黄河上游龙羊峡与李家峡之间。主要保护对象为扁咽齿鱼、花斑裸鲤、厚唇裸重唇鱼、骨唇黄河鱼、黄河裸裂尻鱼、拟鲶高原鳅等。

  虹鳟属肉食性鱼类。文献《青海省外来鱼类调查(2001-2014年)》显示,虹鳟鱼食物组成包括水生无脊椎动物和高原鳅等土著鱼类。而拟鲶高原鳅则是上述保护区的主要保护对象。

  此前,龙羊峡等流域采用放养的养殖方式。文献显示,虹鳟现已在黄河上游干流部分河段形成自然繁殖群体。如今采用网箱养殖虹鳟或降低流域中虹鳟的数量。

  2014年8月,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人民政府网站发布的民泽公司龙羊峡水库鲑鳟鱼养殖产业化基地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环评公示(下称“环评公示”)。值得注意的是,彼时该项目已处于运营状态,此环评属于补充环评。

  环评公示认为,部分养殖的鱼类会在养殖过程中逃逸,与河中的土著物种进行种间杂交,从而造成外源基因污染。而养殖的鱼类又常是高产出率、低繁殖性,依赖人工饲养、繁殖为主要性状,在与土著种类杂交后,会造成水库鱼类竞争性下降,危及土著物种的生存。

  据当地渔民介绍,黄河上游流域中从网箱中逃出来的虹鳟很多。一位龙羊峡镇的渔民对澎湃新闻称,很多时候下网捕的就是从网箱里跑出来的虹鳟,“风浪大的时候,养殖网箱翻掉,两万多条,一晚上都跑完了。”

  常在龙羊峡钓鱼的一位垂钓爱好者称有时候运气好,十几分钟能钓上四五条。垂钓处即黄河贵德段特有鱼类水产种质保护区内。

  文献显示,因为三倍体鱼类普遍具有不育的特性,相比同胞二倍体鱼类在生长上存在的优势,从理论上可解释为:一般细胞内含奇数染色体组很容易导致性腺发育的衰退,在普通(二倍体)鱼类中用来促进性腺发育的能量,在三倍体鱼类中用在促进其生长上,从而提高饵料转化率。

  所以,目前的三倍体虹鳟逃逸后,因为不育,不会影响土著鱼的基因。同时无法繁衍后代,也难以长期影响土著鱼的生存。

  文献《青海省外来鱼类调查(2001-2014年)》称,虽然外来鱼类和土著鱼类存在竞争和捕食关系,但是外来鱼类对土著鱼类和生态系统有哪些影响,仍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工作。

  共和县人民政府网站2015年的消息显示,自龙羊峡镇引进三文鱼(应为虹鳟)养殖技术以来,全镇有1300余人,参与到捕捞、养殖、加工、销售的行列中,带动全镇农牧民平均收入从1800多元增至4000多元,整个龙羊峡镇通过三文鱼(虹鳟)产业链条的带动取得产值达7000万元。龙羊峡镇旅游业也借力于三文鱼(虹鳟)养殖,以龙羊湖野生鱼宴为特色,发展农家乐产业。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龙羊峡镇一条约600米长的东西商业街——龙羊大街上,约有10家写着卖“黄河鲤鱼、三文鱼、虹鳟”的店,还有一些写着“黄河三文鱼府”的饭店。

  民泽公司是带领龙羊峡镇虹鳟鱼养殖业大力发展起来的企业。民泽公司曾是此前爆发债务危机的盾安集团旗下公司。2008年7月盾安集团独家获得龙羊峡水库50年的渔业整体开发经营权,与当地政府签订了《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龙羊峡水库整体渔业资源开发经营合同书》,随后成立了民泽公司,注册资本5800万元。

  天眼查显示,5月8日,民泽公司完成了工商变更,盾安集团从中退出。目前宁波鸿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和民泽公司董事长应米燕分别拥有86.21%和13.79%的股权。据媒体此前报道,如没有债务危机,按照原计划,今年下半年盾安集团将启动对民泽公司的股份制改造,并计划2020年申报上市材料。

  日前,澎湃新闻()在龙羊峡实地探访时,一位负责为民泽公司运输饲料的司机告诉澎湃新闻,他已给民泽公司运送饲料三、四年了,以前量比较小,现在民泽公司平均一天要用一车饲料。一辆陕西重汽的货车一般可以装三十多吨饲料。若按照每天30吨饲料来计算,一年就要往龙羊峡水库中倒入一万多吨的饲料。

  有业内专家对澎湃新闻表示,饲料用量和虹鳟产量的比例是1:0.9-1。2017年,民泽公司虹鳟产量为9000万吨,使用约1万吨饲料,也基本符合上述比例。

  环评公示显示,投放饲料时,多数饲料没有通过鱼体吸收就直接排放到水体中,而饲料中大量营养元素氮、磷是造成水体富营养化的主要因素。

  饲料中的氮素有72%-79%由于饲料利用率及通过鱼排放的粪便输入养殖区的水体,其中,溶解性无机氮占58%-78%。氮素的增加会促进浮游植物的大量繁殖,长期如此,会导致生物群落单一化。

  而磷是导致水体富营养化的主要原因,高密度的鱼类养殖常造成水环境中磷浓度的增加。据统计,每产1吨鱼,水环境中的磷负荷会增加19.16-22.14千克/年。由于磷化合物常常为不溶态,所以大多数的磷素都是以固定形态沉积在养殖区底泥中。其中大部分则留在底质中,造成长期污染。

  在网箱养殖虹鳟过程中,还常用各种消毒剂、抗生素、各类激素及疫苗。环评公示指出,这些化学药剂在使用时有一部分直接用于网箱消毒和鱼体消毒,有一部分会直接添加到饲料中。这两部分会直接排入水体,达到一定浓度时对水体造成污染。

  此外,环评公示称,虹鳟网箱养殖还可能导致水体溶解氧减少。如果在库区过度开发网箱养殖,在残饵、鱼类粪便及各种生物的共同作用下,过多的有机物质在分解的过程中消耗水中大量溶解氧,再加上水体本身进行高密度养殖,生物耗氧量急剧增加,有可能导致龙羊峡库区水的溶解氧减少,从而影响库区水质。

  对于虹鳟鱼网箱养殖可能会影响周围生态环境的几个方面,环评公示称,考虑到龙羊峡水库作为Ⅱ类水,在开展网箱养殖上以不污染库区水质为首要目标。需要合理布局网箱养殖区域,限制养殖规模等,保证水库水环境处于生态平衡状态,才不会对库区水环境产生明显影响。

  据西宁晚报2016年报道,随着青海鲑鳟鱼养殖业的壮大,为让鲑鳟鱼养殖更科学、更规范,青海省邀请北欧国家经验丰富的专家进行技术指导。在专家的指导意见下,青海省从养殖环境、饲料投放、网箱的设置等重做要求,规定龙羊峡冷水鱼的容载量为2万吨。

  2017年青海省环境保护问题边督边改第7批公开信息显示,民泽公司在龙羊峡水库养鱼过程中,因粪便饲料污染水质被要求整改。共和县依法对民泽公司处以罚款5万元,并要求其于2017年8月17日全面完成剩余死鱼收集器和40个粪便收集器安装。

  如今,民泽公司或早已装上死鱼收集器和粪便收集器,近几个月来龙羊峡水库入水口、湖心、出水口的断面水质均为Ⅱ类,水质优,达到水质考核目标。

  但是,澎湃新闻在龙羊峡镇探访的几日,多数当地居民都向澎湃新闻抱怨,感觉当地的水是越来越差,以至于在黄河上游的他们很多也装上了净水器。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北京pk10图怎么看_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